索 引 號:1000020631/2018- 發布時間:2018-09-19 主題分類:
發布機構:政務信息化辦公室 文  號: 主 題 詞:
名  稱:我市實施兜底扶貧工作紀實

我市實施兜底扶貧工作紀實

    今年以來,我市緊緊圍繞脫貧攻堅大局,堅持“瞄準特困對象、實行兜底保障、開展精準脫貧”的工作思路,通過健全完善低保救助、特困人群供養、醫療救助和“救急難”等社會保障救助措施,編密織牢社會保障救助“兜底網”,兜底政策像陽光一樣普照到每個貧困家庭。


    社保兜底:讓困難群眾心里有底

    今年64歲的雷福則,家住綏德縣薛家河鎮雷家坪村,無兒無女,無勞動能力。“像我這樣的人,要是沒有黨的好政策,老了連口熱水都喝不上呀!”雷福則感慨地說。根據兜底保障政策,村里將他納入五保戶,去年享受到了五保金5300元、養老金1440元,再加上產業配股分紅2000元,總收入共達8740元,保障了他的基本生活。

    為了提升群眾滿意度,我市出臺一系列政策,以“兜底保障脫貧一批”為己任,綜合運用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、民政醫療救助制度、臨時救助制度、特困人員供養制度、應急保障制度(救急難)等五種社會救助基本制度,對農村貧困群眾按照“兩不愁、三保障”的要求,在吃、穿、住、醫、教育等事關農村貧困群眾基本生存權益的五方面給予全面兜底保障。具體措施有:對建檔立卡低保家庭實施分類施保,暢通社會兜底“最后一公里”;創新“醫養結合、集中供(托)養”模式,解決特殊人群的社會保障和健康扶貧;建立了“一門受理、協同辦理”工作機制,讓困難群眾求助有門、受助及時;成立了“榆林市留守兒童和困境兒童關愛保護中心”,開展關愛保護和兒童保障工作政策落實工作,建立健全監測預防、強制報告、應急處置、評估幫扶、監護干預“五位一體”的救助保護機制。

    目前,全市共有社會救助對象24.3萬人,其中農村低保對象9.04萬人,占農業總人口的3.26%,納入建檔立卡范圍的低保對象6.28萬人。農村特困供養人員1.29萬人納入建檔立卡,醫療救助7.23萬人,臨時救助8.4萬人。

    醫養結合:走出兜底扶貧新路子

    17年前,榆陽區馬合鎮補浪河村的劉寶元正值花樣年華,不料一場感冒發燒竟引發了脊髓炎,導致他的胸部以下失去了知覺,完全失能,生活無法自理。“當時家人帶著我在榆林、西安的各個大醫院求醫問診,花了6萬多元,都沒有把病看好,大夫也表示無能為力。”劉寶元向記者傾訴曾經的無奈。

    2016年12月,劉寶元通過榆陽區民政局甄別認定,入住榆林醫專附屬醫院,次年6月又轉入榆林高新醫院,不僅讓劉寶元每天都能吃上正點飯,還有專業的康復師為他做針灸理療。

    近年來,我市按照“以人為本”的救助理念,率先在榆林高新醫院推出“醫養結合、集中供(托)養”模式,對特困群體中的失能、半失能老人采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,為其提供集中護理服務,實現生活照料和就醫陪護相結合的供養目標,提高了特困供養人員的幸福感和獲得感。榆陽、靖邊、定邊、佳縣等縣區積極推進失能、半失能人員“醫養結合、集中供(托)養”工作并進行了有效嘗試,已取得初步成效,全市共收治失能、半失能特困供養人員近1800名。

    醫療兜底:不讓一個人因病掉隊

    今年40歲的李興平,家住米脂縣楊家溝鎮李均溝村,既是本村的低保對象,也是貧困扶貧對象,25年前患有癲癇,又是肢體三級殘疾人,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,身體情況較差,常年吃藥,也無經濟收入來源,2016年6月份又檢查出股骨頭壞死。屋漏偏逢連陰雨,今年10月份,李興平因在屋檐上晾曬紅棗,失足從屋檐上摔下去,生命危在旦夕。

    父母親看著可憐的兒子,想著巨額的醫療費用,著急得失聲痛哭,后來經過政府新農合報銷后,他自付3萬多元,民政的醫療救助給予2萬元的救助。“政府的政策太好了,否則我的弟弟以后的生活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!”李興平的哥哥告訴記者。

    像李興平這樣的還有很多。張再芳是米脂縣桃鎮仁義山村村民,患腦血栓五六年了,基本喪失勞動能力,是建檔立卡貧困戶。今年,張再芳又查出患有心臟病、乳腺腫瘤等疾病,目前已經住院三次,經合療報銷、大病保險后,醫療救助共減免醫療費用32079元。

    為全面落實民政醫療救助政策,提高醫療救助標準,從2017年開始,我市醫療救助范圍從低保對象、特困供養人員(重點救助對象)擴大至建檔立卡貧困人口,將所有貧困人口納入醫療救助范圍,實施新農合基本醫療、大病保險、民政醫療、政府兜底救助“四重”醫療保障,享受70%的醫療救助和90%的兜底保障。